河南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

2021, v.61;No.299(02) 126-136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主观极量义构式“A了去了”的来源及双“了”构式的历时演化
The Source of the Maximal Subjective Meaning Construction “A le qu le” and the Diachronic Evolution of the Double “le” Construction

陈昌来;陈红燕;

摘要(Abstract):

"A了去了"的可替换构件为性质形容词A,固件为"了_1"和"去了_2"。"了_1"实现"A"语义的有界化,"去了_2"将"A了"主观识解为无终点极量,共现的双"了"是"A了去了"构式的语义算子和形式标记。与"V了去了"相比,"A了去了"的特征更接近"X了Y了",即二者都是四音节,都以双"了"为形式和语义标记,基本都作为述谓成分或独立成分,都是表达语义量级较高的主观评价。从相关构式的形式和语义特征来看,"A了去了"是双"了"构式迎合当代语境需求,语义细化、转化、主观化的结果:"A了去了"构式承继双"了"构式的形式、语义和韵律特征,将"去"作为语义焦点,实现双"了"构式的语义突变("主观极量义")、构件性质的突变("A了"的有界化、"去了"性质的准程度副词化)和构件语义的突变("去了"语义的极量程度化)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“A了去了”;双“了”构式;构式化;主观极量;后构式变化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“中国语言学史(分类多卷本)”(16ZDA206)阶段性成果;; 安徽省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“当代汉语礼貌范畴构式变化研究”(AHSKY2019D105)阶段性成果

作者(Author): 陈昌来;陈红燕;

Email:

DOI: 10.15991/j.cnki.411028.20210324.004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